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 首页

  • 网站地图

  • 企业邮箱

  • 中国搜索

    • 移动版

    • 客户端

    • 微信

      • 新浪

        法人微博

        腾讯

        法人微博

        新浪

        法人微博

        腾讯

        法人微博

        微博

      • English
      • 无障碍

        APP

        中新视频

  武汉多家“模特经纪公司”被指忽悠,监管部门屡接投诉

  大学生李子轩(化名)认为自己形象好,想到武汉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当一名兼职模特赚点零花钱,但这家公司的一名员工好心提醒他,“这是个骗子公司”。

  想起自己交了600元拍照费,排队两个小时才能拍“形象宣传片”,李子轩决定揭开这个骗局,让武汉的大学生不再受骗。

  连日来,李子轩和同学在58同城发出想当模特的应聘简历,收到多家所谓“模特经纪公司”的面试邀请。对方连相貌都不看,就说“你能够胜任”。之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陪同其中一名同学前往面试地点,对方以“签约模特”需要拍摄宣传照为由,告诉应聘者要收取几百至数千元费用。

  多名有过应聘兼职模特经历的大学生表示,这些公司声称要给“签约模特”介绍兼职,实际通知一两次拍摄后就不再联系。更有公司内部人员称,有的公司根本就是“骗子公司”,从头到尾都在“演戏”。

  澎湃新闻发现,目前武汉有多家招收兼职模特的经纪公司,其中一些关联密切。它们有的开了不到一年就注销,有的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11月5日,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光谷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该所屡次接到针对一家名叫“笃星广告”的公司的投诉,还曾上门协调退款,但这治标不治本。该公司没有在人社部门办理《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应该由人社部门查处。

  武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表示,大学生的实习、勤工俭学,不视为劳动关系,应是劳务关系,不属于该部门管理。如果感觉企业有诈骗嫌疑,建议向工商、公安部门投诉,他们可以配合处理。

  应聘兼职被提醒“是骗局”

  李子轩在武汉一所大学读书。

  因对艺术比较爱好,加上自认为形象不错,他希望找一份模特的兼职。

  10月初,李子轩在58同城发布了求职简历。很快,他接到多个邀约面试的回复。

  根据武汉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的通知,李子轩前往一写字楼面试。工作人员说他形象不错,可以当公司的签约模特,但必须先交1200元钱。此后公司会通知他给淘宝客户拍照,再付酬金。

  李子轩表示自己没钱。对方称,可以先交一部分钱,剩下的通过打工偿还给公司。之后,李子轩交了600元和这家公司签约,公司给他拍摄了一组“形象宣传片”。

  几天后,李子轩接到了一条微信。一名“模特经纪公司”员工提醒他,这是个“骗子公司”。

  回想起签约时合同只有一份并被收走、收费不开发票、拍照过程草率、工作人员无法介绍和哪些淘宝客户合作等等疑点,李子轩便去上网搜索,发现自己签约的这家公司在网上屡次被指是“骗子”。

  李子轩说,自己拍摄的时候排队了两个小时,来这家公司的几乎都是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不少也是大学生,“希望不再有大学生被骗”。

  10月底,李子轩和同学们开始寻找真相。

  他们在58同城上发出假名字、假年龄、假照片,甚至是没有照片的简历。几分钟后,就会有多个公司的工作人员发出邀约。

  这些工作人员首先问应聘者在哪个区域,随后发来应聘地址。如果有同学细究是哪家公司,对方或不透露,或提供一个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不到的名称,再或者微信发来某个公司名称又马上撤回。

  即使没有照片的简历,这些工作人员也表示,“没问题,你的形象不错”。

位于汉街的凯亿盛天公司内部。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位于汉街的凯亿盛天公司内部。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经过长达近一个星期的尝试,澎湃新闻发现,应聘过程中,武汉有两个“兼职模特”面试地点出现频率非常高。一个是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民院路以西龙安-港汇城A单元12层20号,一个是汉街总部国际A栋18层1室。通知面试的工作人员称,这两个地点属同一家公司。

  虽然有公司工作人员称龙安-港汇城A单元12层20号是“名硕服饰传媒”、“DX广告传媒”,但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位于龙安-港汇城A单元12层20号的公司叫“武汉笃星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笃星广告),位于汉街国际总部A座18层1室的公司名为“武汉凯亿盛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亿盛天)。

  没钱可以刷“花呗”

  10月27日中午,澎湃新闻记者陪同武汉某高校大一学生小锐(化名)面试。根据面试通知的地点,记者和小锐来到龙安·港汇城A单元12层。

  这家公司门口并没有招牌,前台挂着“FR”字样。房间内被分隔成若干单间,有影棚化妆间、财务部、活动策划部、影视制作部、经纪人、艺管部、总经理办公室等,门口有一个简易摄影棚。

位于光谷民族大道的笃星公司(公司内并没有中文招牌,仅有FR字样的标志)内部。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位于光谷民族大道的笃星公司(公司内并没有中文招牌,仅有FR字样的标志)内部。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虽然是中午,前来面试的学生络绎不绝。“下午面试的人都排到门口了。”一位前台工作人员说,前来面试的大多是光谷附近高校学生。

  中南民族大学大二男生小A告诉澎湃新闻,上次来面试时交了800块钱,有200是公司经理垫付的,这次来(拍摄)赚了105,“相当于还给他了,还差95块钱”。

  小A介绍,第一次接到的“形象宣传片”拍摄很简单,第二次就是拍衣服包包之类的,“他们说每周都有活,但任何事都不敢打包票”。

  小A提供的《艺员肖像授权书》图片显示:公司全面代理艺员的个人演艺业务(如电影、电视连续剧、网络主播、平面、淘宝广告、影视广告、模特表演、礼仪庆典、文艺演出)。公司是为艺员提供一个平台,是一种自由的合作关系,公司与个人无任何劳动雇佣关系。收入分成:在艺员授权公司所代理各类演艺活动中所得片酬收入抽取百分之三十(30%)作为公司服务收入。

  自费加公司垫付,小A共交了1000元。他告诉澎湃新闻,公司人员曾要求其抄下最后一段话:“本人选择自费在公司拍摄,自愿承担拍摄费用为兼职模特工作拍摄个人形象宣传照片,并已知晓宣传照片的用途,即签字即日起本人且不再以任何理由要求公司退还拍摄费用。”

  该份授权书没有公司任何信息及公章,且一式一份。

  签订的相关授权书,均为一式一份,存于公司。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签订的相关授权书,均为一式一份,存于公司。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签订的相关授权书,均为一式一份,存于公司。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签订的相关授权书,均为一式一份,存于公司。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等待一段时间后,轮到小锐面试。面试人员告诉小锐,第一天要给公司三个资料:身份证复印件、简历和“模特宣传照”。模特照主要供淘宝客户挑选,需要准备4组不同风格的照片,一般40张-60张左右,主要作为以后接活儿的宣传样片。

  面试人员介绍,这个(拍摄)资料3-6个月就要重新拍,除第一次拍摄自费,之后就是免费拍摄。价位方面,最便宜的1500元,也有四五千元的。

面试人员通知的同一面试点,公司名却不同。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面试人员通知的同一面试点,公司名却不同。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小锐提出,可以自己找人拍宣传照。面试人员说,“那你就自己跟自己接单子”。

  之后小锐改称没有钱。“有的模特用花呗拍的,你可以用花呗啊,还可以提额,还有‘来分期’(APP)。”说着,面试人员直接拿过小锐手机下载了“来分期”软件。“你怎么没有借呗。”面试人员翻看小锐支付宝后说。

  “你生活费什么时候发?”面试人员见小锐不愿缴纳1500块钱拍“形象宣传照”,提出可先交200元定金,“之后有了生活费再来交,刚刚那名男生就是交了200元定金”。

  小锐称,有同学做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回本,质疑今后是否有兼职可接。面试人员表示,那肯定是别的公司,“我们公司不要的就给别的公司了,我们这活儿肯定多,我们星期六、星期天最忙了,你们学生都是周末来拍摄”。

  谈到收入,面试人员称,兼职拍摄工资是日结,一个小时100元到300元不等,或是按件数来算,一件是30元到120元。因为客户不一样,有时工资特别高,有时工资低一点,工资均是微信、支付宝转账。

  “协议上都有写(确保有活儿接),并保证艺人入职后有演出机会。”面试人员又劝说,小锐做的是兼职,不是全职。如果是全职,可保证你一个月赚两万以上,“你是学生,你又不专业,肯定有个过程”。

  小锐又表示,自己通过58同城仅应聘了一家公司,却接到两家不同公司的面试邀请,地点为同一处。面试人员解释,公司在武汉有3家,汉口一家、光谷一家、汉街一家。3个公司名称不同,但都是一起的,背后也是同一个老板。

  内部员工曝内幕

  根据此前应聘经历,汉街国际总部A座18层1室是另一个出现频率较高的模特面试地点。澎湃新闻注意到,该写字楼楼层索引1801室的公司名称为空白,公司前台的标识也仅标注“KYST”。

  在百度上搜索“KYST”字样,马上就会出现“凯亿盛天骗局”或“KYST”骗局等字样。

  有笃星广告和凯亿盛天两家公司的应聘者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此前和公司签订的协议。这些协议,有的是公司未盖章,负责人签名仅写了一个姓;有的连签约公司名称都没有,更没有约定签约公司介绍兼职的期限。

  另有上述两家公司多名工作人员表示,除了光谷附近的笃星广告和武昌的凯亿盛天,公司在汉口也有一个拍摄点,但未透露具体名称和地址。

  澎湃新闻在“BOSS直聘”上检索发现,笃星广告简介称,有一家分公司位于江汉区九运大厦(西南门)10楼C101。澎湃新闻佯装为汉口的应聘者,工作人员发来一个找到该公司的指引图,仍未告知公司名称。

  10月底,澎湃新闻到此处进行探访,这处拍摄点有数百平米大,公司前台写着“淘宝直播”字样,在公司LOGO下写着一个小小的“天策传媒”字样。公司内部也被分为若干区域,其中一面墙上展示着“战略合作方”,包括淘宝、唯品会、优酷网、蘑菇街等等。

  澎湃新闻联系到多名与笃星广告或凯亿盛天两家公司签约过的大学生。这些大学生均表示,他们给公司交了1000元左右的费用拍摄模特照,之后公司会通知他们给淘宝客户拍摄推广照片。但一两次后,这些公司便不再和他们联系。

  有大学生询问公司自己的照片被哪些淘宝客户使用了,得不到回复。有的人交钱较少,公司则以拍摄淘宝模特抵扣欠款为由,让他们拍摄了一两次后,也再无下文。

  应聘期间,李子轩也曾向公司工作人员询问,自己拍摄的照片会被哪些商家使用,能不能把照片发给他,均被工作人员回避。为弄清情况,他继续按照公司通知前去拍摄淘宝模特照,当天一位摄影师告诉他,“你知道这是什么公司为什么还要来啊,不用来了,真的。”

  同样劝说李子轩的,还有上述其中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内部人员晓晓(化名)。此前正是他通过微信提醒李子轩,“这是家骗子公司”。

  “我觉得我帮了他们行骗,感觉很崩溃。” 10月30日,澎湃新闻和晓晓见面。他表示,公司根本没有什么淘宝客户,整个公司都在演戏。

  “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当模特的条件。”晓晓说,自己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公司给模特拍摄的产品几个月一直都没有更换,一直都是那些服饰,所有模特来拍的都是这些产品,和公司签约的也都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晓晓还称,“公司都是看人收费”,收取“签约模特”一、两千元费用后,前期都会喊“签约模特”来拍摄一两次,一次会给模特一两百元报酬。如果前期模特交的钱较少,后面拍摄不会获得报酬,名义上抵扣了欠公司的前期“形象宣传片”费用。

  “表面说是给淘宝客户拍摄的照片,其实拍完都删了。”晓晓说,公司里掌握核心内幕是负责人和模特经纪,摄影师和化妆师等负责外围。因为照片根本不会用,摄影师拍照都很随意,化妆师也被要求20分钟内化完,根本没有什么美感。并且,化妆师用的都是劣质化妆品,靠向模特出售化妆品提成。

问及拍摄照片时,大多会以“给客户了”搪塞。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问及拍摄照片时,大多会以“给客户了”搪塞。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摄

  “这实际上是让你花上千元拍了一套水货写真。”晓晓说。

  澎湃新闻尝试向多名摄影师了解情况。“等我拿到工资我什么都愿意说”,“我怕被人肉”,有摄影师这样表示。

  晓晓称,公司为了不让员工乱说,工资每个月都会扣下一部分。

  多家公司关系密切

  笃星广告、凯亿盛天、天策传媒……这些打着“模特经纪公司”旗号的企业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联系?

  在百度上搜索“笃星广告”,会发现多个搜狐号对该公司旗下艺人进行推广宣传。这些广告词异常夸张,和照片里的人相去甚远,让人忍俊不禁。

  澎湃新闻发现,这些搜狐号除了推广笃星广告外,还对武汉昭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武汉昭华)、武汉秀影灵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秀影灵动)、武汉千里谦寻活动策划有限公司(简称千里谦寻)的签约艺人进行推广。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笃星广告成立于2018年1月5日,武汉昭华成立于2018年3月26日,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两家公司登记地址均为龙安·港汇城A单元12层20号。

  秀影灵动2017年5月12日成立,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今年4月18日被武汉市洪山区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笃星广告公司监事为宋毛毛,千里谦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也叫宋毛毛。千里谦寻成立于2017年6月19日,今年4月10日决议解散。

  值得一提的是,千里谦寻经营期间屡遭投诉。

  据《楚天都市报》5月8日报道,武汉一名大学生李薇(化名)反映,2017年她去武汉千里谦寻活动策划有限公司应聘兼职模特,先交了1200元拍模特卡,又交了4000元的宣传费,可半年下来,只赚了1000元,觉得上了当。李薇多次在微信中询问经理有无活动,经理要么不回,要么说没有,还说公司在装修。可她发现公司其实一直在招人,觉得自己被骗后,她要求退款。

  上述报道称,记者来到该公司所在的汉口解放大道武汉广场写字楼2408室,办公室大门关闭,里面空无一人,记者拨打公司人员电话,也无人接听。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该公司曾在今年1月被江汉区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之后于4月10日注销。江汉区工商局工作人员介绍,今年2月以来,接到几起关于千里谦寻的投诉,工商部门通过公司登记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上企业负责人,拨打电话刚表明身份也被挂断,建议投诉人报警处理。

  此外,千里谦寻还因服务合同纠纷,和武汉描原视觉摄影服务有限公司被一同列为被告。后者同样于今年4月10日决议解散,和千里谦寻同解散时间为同一天。

  再来看一看另一家所谓的“模特经纪公司”凯亿盛天。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凯亿盛天2018年2月9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付乾坤,监事为唐其星。

  根据江汉区九运大厦“天策传媒”字样,澎湃新闻找到了一家武汉天策时代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天策时代),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郭爱勤。

  企业信息查询软件“天眼查”显示,天策时代曾因不当得利和合同纠纷被人起诉,2018年6月8日,该公司被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公司。多份判决书显示,天策时代委托诉讼代理人为公司员工唐其星。而凯亿盛天的监事恰恰也叫唐其星。

  另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2018年8月10日,天策时代被武汉市洪山区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鄂0111刑初1002号刑事判决书披露,天策时代公司职员刘松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6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7日被逮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另一家公司秀影灵动的监事也叫刘松。

  “天眼查”显示,天策时代法定代表人郭爱勤关联公司有7家,位于武汉的还有武汉橙天映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橙天映画)、武汉星耀楚天演出策划有限公司(简称星耀楚天)。

  其中,橙天映画于2018年3月13日决议解散。星耀楚天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于2017年4月11日被武汉市洪山区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另据天策时代推广资料,武汉梦芭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武汉昭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武汉唐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其子公司。其中梦芭莎文化传媒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无法查找,但在百度上有多条指该公司存在兼职模特骗局。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上述公司经营范围基本都包含有“演出经纪”或“演艺经纪”。

  监管部门屡接投诉

  11月上旬,澎湃新闻根据网上笃星广告和天策时代所留电话,多次与商家联系。电话要么无人接听,要么接听后表示打错了。

  之后记者通过微信联系到笃星广告一名客服人员,询问笃星广告、凯亿盛天、天策时代是否为同一个老板,对方没有回答,并很快修改了微信名称。当记者继续追问有同学反映签约后只接到一两次兼职、根本无法回本,该客服人员依然未作答复。

  11月5日,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光谷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该所屡次接到针对笃星广告的投诉,大多因为收了钱只介绍一两次兼职再无下文。为此,他们曾上门协调笃星广告退款,但这治标不治本。

  他表示,经过调查,这家公司没有在人社部门办理《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虽然这家公司是提供兼职服务,但也必须办理此证。因为这个行业并不是特许行业,所以不是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的前置条件。这家公司没有《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应该由人社部门规范、取缔,工商部门可以配合人社部门执法。

  上述工作人员还称,目前已要求笃星广告去办理相关许可证,如果对方一年内还没有办理,工商部门可以不给公司年检。不过,此类公司经常变换名称,一般开了不到一年又换个名字继续经营。

  武昌区工商质监局水果湖珞珈山工商所杨姓所长告诉澎湃新闻,经在12315平台上查询得知,10月24日有一起学生针对凯亿盛天的投诉,这名学生签了一个模特协议,交了1000块钱,也是仅接到一两次兼职。经该所处理后,凯亿盛天已经将钱退还。

  杨姓所长表示,这种公司实质上就是一个模特服务中介公司。有的公司如果有商家资源,可能还能介绍兼职,但有的没有资源,签了合同后一年半载也介绍不了。如果接到投诉,对方确实长时间没有介绍服务单位,工商所会协调公司退款。这要看合同的具体条款,看有没有期限,到期限没有介绍到的话,商家是违约的,“如果没有时限的话,这个骗局就是无限期的,是个无限期的约定”。

  “我们可以推断,肯定有一些被忽悠了,合同没有规定期限。”杨姓所长说。

  武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11月5日告诉澎湃新闻,只要有介绍工作性质的,不管兼职还是全职,都需要去人社部门申报《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此外,《劳动法》规定年满18岁,已经毕业参加工作了,跟单位签订了劳动合同的,才是劳动关系。而大学生的实习、勤工俭学,不视为劳动关系,应是劳务关系。如果感觉有诈骗的嫌疑的话,可以向工商、公安部门投诉,劳动监察部门不能乱作为。

  “工商部门应该不予办理营业执照,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肯定会配合处理,或者某个部门牵头,我们配合处理。”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源波认为,一些大学生想要勤工俭学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有些大学生法律水平不高。如签合同之前,没有详细了解对方的公司。签约的时候,没有看清合同条款,中介公司不承诺时间,合同一式,不加盖公章等,都是值得注意的问题。虽然这些公司只收了一两千块,但如果签约的学生多了,金额也是不小的数目。他建议,感觉到受骗的大学生应该联合起来,一起向公安部门报案。

  每年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企业大佬们的言论总是颇受关注。

  今年,BATJ四巨头中的两位没有现身演讲——马云和刘强东。不过,没演讲的马云还是来到了乌镇,并在河畔“偶遇”了一顿饭局,同桌还有丁磊、张朝阳以及周鸿祎。

  这些大佬都是互联网大会的常客,他们谈互联网的未来,也谈责任与挑战。

  大佬们最近关注啥?

  前不久,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知乎上提了两个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

  在企业家高峰对话论坛上,马化腾说,提出这个问题源于“过去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改变造成产业界的重大转型”,现在是5G推出的前夜,“是未来转变的基础”。

  马化腾指出,数学、物理和化学对人工智能算法、材料学、存储密度、电力存储的续航能力等影响很大,“这些事情不会凭空发生,必须先有突破,后续的东西是按部就班”。

  相比于马化腾,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的关注点就有点老生常谈了。最近几年,百度将很多精力和财力投入于人工智能,李彦宏更是成为了人工智能的代言人。

  李彦宏说:“有人觉得人工智能是互联网的分支,我完全不认可这样的观点,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是两个不同的时代,过去20年人类社会走在互联网时代,但是未来30-50年应该是进入人工智能时代。”

  李彦宏指出,人工智能虽然重要,几乎极少的公司有真正的实力去开发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我们过去积累的技术和能力希望开放出来,我给内部定义部门和业务使命的时候都把降低门槛这个元素放进去,不管你的技术多复杂,要降低门槛让别人上来就可以用”。

  说到开放,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也在一直倡导。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

  雷军说,物联网所连接的设备数与移动互联网相比规模要大十倍以上。“物联网加上AI加上5G会产生什么样的聚变效果呢?我们发现所有的设备都会无缝的连接在一起。”

  雷军指出,智能物联网只靠一个企业是不可能的,需要更多的伙伴有效连接在一起。

  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则谈到了企业如何在智能时代转型。

  “我去西安每次都在特别破旧的包子店吃饭,最近跟服务员说点菜,服务员说自己刷码点菜,人人都是用微信扫了一下,出现一个小程序的界面,不用给每个人配ipad,有电子菜单且下单马上可以微信支付。”周鸿祎说,企业应该向腾讯学习做事方法,从解决用户的痛点出发向智能化转型。

  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则比较关注消费趋势。他说:“零售业永远要以消费者的需求为驱动,而非零售平台的利益。”丁磊指出,未来中小企业升级的方向也是要找到面对消费者的窗口,深入了解用户的消费需求和反馈。

  对于已经参加了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丁磊而言,这几年发生的最大变化是看到越来越多新的企业和面孔来到乌镇分享创新见解。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

  拼多多创始人兼CEO黄峥今年也来到了乌镇。黄峥主要谈了电商的发展。他说:“近期与我们行业相关的一个最大变革就是物联网的发展,可能消费者在一年之内感受不到非常显著的变化,但是它对后端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黄峥指出,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所有环节全流程的跟踪会变得容易很多,对于供应链端的影响可能会超过大家的预期,可能会让更多的互联网企业从前端的交互变革引导向后端的供应链以及运输环节变革。

  企业应当承担怎样的责任?

  在马化腾看来,互联网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在带来发展的同时,也会带来负面影响。企业在推动技术发展的同时,应主动承担责任应对挑战。

  “很多文章说腾讯不善于用好数据,不会搞算法,数据没有打通等等,其实我们内部有很多讨论,最后决定技术中台打通,但是数据中台要特别谨慎。不能把数据直接任意打通,因为在我们的平台里面,全部都是人与人之间的通信社交行为数据,这样打通会带给社会灾难性的后果,我们特别的谨慎。”马化腾说。

  马化腾还指出,由于腾讯很多产品都是青少年使用,过去一两年腾讯在青少年保护方面进行了研究与探索,包括网络实名、针对不同年龄层的用户进行限制和引导,“我们甚至把人脸识别技术,包括金融级的核实身份技术应用到产品里面去”。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

  周鸿祎则谈到了网络安全问题,他指出,我们的生活被互联网改变得越来越美好,但是网络安全的挑战变得越来越大。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一切皆可编程,万物均要互联的时代”,网络攻击的危害已经从网络空间扩展到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社会安全、金融安全,乃至人身安全。网络安全已经从“信息安全”时代进入了“大安全”时代。”

  周鸿祎说,现在整个社会的运行都架构在软件上,软件只要人写的就有漏洞,漏洞不可避免,不可预知。未来不再会有固若金汤的系统,所有的网络系统都会被攻破。原来的做法都失效了,能够防范的唯一方法就是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

  黄峥则聚焦于电商扶贫。据黄峥介绍,平台创立之初,团队便发现,“拼”的模式,能在短时间内聚集海量需求,迅速消化掉大批量的当季农产品,为中国农业突破分散化的制约提出了新的答案。

  据了解,拼多多用3年的时间,为分散的农产品整合出了一条直达3.4亿消费者的快速通道。经由这条通道,吐鲁番哈密瓜48小时就能从田间直达消费者手中,价格比批发市场还便宜;以前一度滞销的河南中牟大蒜,现在打包卖到了北京,价格只有超市的四分之一。

  黄峥表示,电商企业参与扶贫工作,核心是利用互联网的优势,解决农产品流通问题,让贫困地区有产就有销,多劳能多得。(孙秋霞)

  11月2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0月31日,意大利帕多瓦省圣焦尔焦因博斯科市发生了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名华人女子在横穿马路的过程中,遭到一辆摩托车和一辆汽车的连环相撞,不幸身亡。

  据报道,当地时间31日晚19时左右,一名华人女子在圣焦尔焦因博斯科市一家披萨店附近穿越马路时,由于道路昏暗,华人女子最先被一辆驶来的摩托车撞到,随后再次遭到飞速驶来的车辆冲撞。

  事故发生后,两名肇事司机立即打电话报警,并呼叫救护中心前往救助。警察和救护人员赶到事故现场,经医护人员检查鉴定,事故中经两次撞击受伤的华人女子,已当场身亡。

  据当地警方消息,事故中死亡的华人女子名叫余婿钗(音译,Xuchai Yu),49岁,具有意大利合法居留。该女子和家人曾在意大利瓦雷泽地区居住多年,刚搬至圣焦尔焦因博斯科市不久,便因交通事故不幸遇难。

  目前,当地警方已将该华人女子在车祸中不幸遇难的消息告知其家属,有关事故的具体原因,警方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驻印使馆提醒中国公民避免从尼泊尔误入印度国境

  新华社新德里11月9日电 中国驻印度大使馆8日在其官网发布公告,提醒中国公民避免从尼泊尔误入印度国境。

  公告说,近日,接连发生数起中国公民无印度签证从尼泊尔误入印度境内而被印方以非法入境拘留甚至被起诉的案件。

  中国驻印度大使馆提醒中国公民,在印度与尼泊尔边境地区从事旅游、经商等活动时,务必注意印度国界标志,不要因个人疏忽而误入印方境内,承担不必要的法律后果。

  公告说,中国公民如确需赴印度,请提前办妥印度签证,并经印移民局检查站查验护照、签证后,自印方开放口岸赴印度。